首页 > 保案例  >  正文

保险理赔又遭吐槽?不要犯一叶障目的错误了!


最近几天,一则媒体报道,让一场持续两年多的保险理赔诉讼案浮出水面,遭到吃瓜群众热议。笔者详细查看媒体报道、公开资料后,发现事情不是群众想象中的那么简单,甚至可以说疑点重重。

疑点一:为何短期集中投保

从时间轴来看,整个事情较为明晰,2016年,甘肃男子王维红驾车坠入水库身亡,出险一个月后,保险公司进行多方勘察,发现多处疑点后,给出了“不予退还保险合同之保险费;不予承担合同解除前发生安全事故之保险责任”的决定。事主妻子焦小云将涉事保险公司告上法庭,一审驳回其诉求,焦小云不服上诉,案件重审。

但深究整个案件,从起点就存有疑点。资料显示,事发之前半年左右时间,事主妻子焦小云曾短期内为其及事主王维红集中投保。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9月至2016年1月,王维红、焦小云夫妻先后购买了太平洋人寿、人民人寿、平安人寿、平安养老四家公司保险产品,产品主要集中于对自驾身故、意外伤害领域。更值得关注是,事主及妻子在投保时,告知不同保险公司的年收入数据出入较大。

短期内多次投保,事主及妻子是否有告知保险公司?据笔者了解,对于风险防控较为严格的保险公司,一般对于短期内多次投保案件格外注意。

来看一个前车之鉴,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6月1日,荆门市私人老板周华在京山县雁门口镇发生交通意外,周华本人因溺水身亡。在善后工作中,家属发现,周华从2009年开始在荆门市的各大保险公司为自己办理了22份意外保险,如果赔付,周家人将拿到1097万元的高额赔付费。然而,在申请理赔的过程中,平安人寿、泰康人寿、新华人寿、中国人寿等11家保险公司“抱团”以“骗保”为由,拒绝了家属的赔付申请。

此外,王维红及妻子焦小云,在投保之前,曾因需资金周转涉及民间借贷,此外,两人还向庆阳创业扶持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庆阳农村商业银行借款,借款额超500万。

由此,事主为何在出险半年前短期集中投保,成为疑点之一。

疑点二:此案之前事主为何两次出险不报

投保之后至案发之前,也存在疑点。据了解,投保成功一个月后,事主王维红于2015年11月30日至2016年1月21日期间,发生车祸两次住院。

其中,2015年11月30日发生单方事故,既未报警、也未报案申请理赔。与此同时,查看病例发现,此次住院期间,事主王维红伤情严重,但其入院6天后强行出院,出院后也未按照医生要求卧床休息,频繁下地活动。一个月后,王维红第2次住院进行手术,诊断为胸椎多发骨折伴双下肢不全瘫。

此外,事主王维红出事地点也值得深究。资料显示,120表示在2015年11月30日10时05分左右接到求救电话,称“(事主)王维红驾驶车辆在巴家咀水库附近向庆阳方向3公里左右坠入山沟,请救护车前来救援”。随后在事故地点查找走访发现,事故地山沟深约30米,因该路段人烟稀少,没能寻访到目击者。而事故地辖区交警队,也未发现报案及出警记录。

既然已买保险,为何出险后不报案,不维护自己的利益,追求赔偿?从一般消费者心理出发,购买保险主要为保障未知风险,而真正当风险来临时,恰是保险发挥作用的最佳时刻,为何两次严重车祸,事主受伤严重,不让此前为寻求一份保障而投保的保险,在真正需要的时刻发挥作用?疑点重重。

疑点三:事发前两天为何在事故发生地反复停留达6次?

接下来,就到了事发前几天。根据媒体报道信息,2016年3月中旬,事主王维红与妻子焦小云在西安的新火锅店装修完毕,定在3月19日开业。3月13日,俩人在西安市“凤城五路”的一个租车行租了一辆小型轿车,焦小云因要照顾孩子坐大巴返回庆阳,王维红则驾车前往陇南考察市场。

随后,根据事发地公安局交警队的调查,王维红所驾车辆的GPS记录显示,2016年3月15日凌晨5点37分左右,王维红从中庙乡开往碧口镇方向,在文县G212线附近楼房坪东南249米处,从5点56分熄火至6点18分。

22分钟内,发生了什么?GPS记录显示,6点19分车辆原地启动怠速30秒,6点20分启动车辆以46km/h的速度开始行驶,6点22分行驶至文县G212肖家店西南71米处车辆速度降至6km/h,继续向前行驶至文县肖家店119米处车辆停下来并熄火,6点24分车辆启动之后GPS信号消失,此时王维红已坠入水中。

与此同时,调查报告显示,警方勘查并没有发现现场道路路面制动痕迹,“在车辆驶出路面点位置路边缘有微小痕迹,证明车辆在驶出路面之前未采取制动措施而是加速行驶。”

此外,警方现场勘查分析:“事发地路况好,道路直,视野开阔,轻微坡度,驶离路面点西侧有水泥防护墙,东侧有路边房屋,没有其他因素的影响下在此发生交通事故的概率极低。”

GPS记录显示,在3月13日至14日,王维红曾前后6次在附近反复徘徊?究竟是正常停留,还是“踩点”?也成疑点。

疑点四:为何出现两份不同结论的血液检测报告?

事发后,当地公安局交警大队对王维红的血液进行送检。2016年3月21日,四川民生法医学司法鉴定所出具的检验结果显示:“从送检王维红血液中检出乙醇浓度为273.0mg/100ml”。这意味着,王维红不仅是酒驾,更是醉驾。

随后出于审慎,仅存的最后一份血液标本被送去在上海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进行了再次鉴定。检验结果显示:“所送检血液中未检出乙醇、吗啡、杜冷丁、氯胺酮和甲基苯丙胺等苯丙胺类兴奋剂成分。”

为何出现2份结论完全不同的血液检测报告,目前不得而知。据悉,法院一审判决使用的是在上海鉴定结果,即未检出兴奋剂成分的报告。

甘肃省文县公安局经调查后认为,王维红驾驶车辆坠入水库是“在自主意识支配下完成的”,同时认定“王维红的溺亡不属于交通事故”。

既然公安出具了意见,根据《保险法》第66条 第二款规定,以死亡为给付保险金的合同,自成立之日起满二年后,如果被保险人自杀的,保险人可以按照保险合同给付保险金”,如此立法的目的是为了防止道德危险的发生,避免蓄意自杀者通过保险而谋取保险金,从而最大限度地保持公平原则,保护最广大保民的利益

鉴于以上种种,目前案件进入重审环节。站在吃瓜群众角度来说,我们还是应该充分相信法律的公正、政府办案的审慎。毕竟案件影响巨大、金额巨大,要对历史负责、要对当事人双方负责,想必不会怠慢。还是那句话,吃瓜群众议论时,不要一叶障目,盲人摸象,不然难免会被左右打脸啊!

联系我们|96demo.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