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险  >  正文

《我不是药神》:没有保险的无奈和悲哀

《我不是药神》公映,豆瓣评分9.0,评价人数已逾13万,零差评。那么,《我不是药神》为什么能这么火?

《我不是药神》基于争议社会新闻产生,它的灵感来自2015年的的一个真实案件:慢粒白血病患者陆某买不起价格昂贵的正版药,到印度购买仿制药,还帮病友代购。陆某因涉嫌妨害信用卡管理和销售假药被捕后,湖南当地检察院最终决定撤回起诉。

慢粒白血病被称为“最幸运的绝症”。在药物控制下,患者可以活很长时间。而一旦失去药物支持,身体两三年内会垮下去。

影片设定在2003年,正版药物售价数万元,印度允许仿制药,仿制药如果能做到有效成分和正版要一样的话,也能保命,但售价却只有正版药的十分之一甚至更少。

印度仿制药是一线生机,也是商机,有人为钱,有人续命,这是《我不是药神》的开始。

电影中有的病人们,有人想自杀,有人吃药就吃掉了房子,有人干脆断绝跟家人的联系等死。

看过电影之后大家会有很多感慨,感叹药价贵,感叹看病难,叹息剧中病友们的遭遇。

谁不想好好的活着,谁又不想平平安安的过日子呢?但人生无常,很多痛苦来得猝不及防,重病是悬在中国家庭头上的一把刀,刀砸下来,便是一场金钱与命运的较量。

电影中有这样一个场景:

一个慢粒白血病老太太对警察说:“领导,我求求你,别再查「假药」了行么。这药假不假,我们这些吃的人还不知道么?”

“我吃了三年正版药,房子吃没了,家也吃垮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便宜药,可你们非说这是「假药」。不吃药,我们就只能等死。”

“我不想死,我想活着。”

“天价”药,是一个需要高度重视的社会问题,也是导致一人生病、全家拖垮的主要原因。

以被誉为乳腺癌患者“救命药”的赫赛汀为例,在纳入通过第二批国家谈判进入医保目录之后,这款每支零售价高达2万多元的药,经过谈判,每支药品支付标准降到7600元,降幅近七成。即便这种降幅,又有多少人用得起呢?

《流感下的北京中年》年初刷爆朋友圈,文章详细的记录了一个殷实的中产阶级是如何在一场流感下近乎倾家荡产的。

其实,这样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

在我们无力改变药价、制度尚未完善之时,提前规划、转移风险无疑是最优的选择。

摧毁一个家庭的往往不是生病无药可医的天灾,而是生病没保险可用的窘境,它虽不是关住风险的那道门,却是打开希望的一扇窗。

联系我们|96demo.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