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说保险  >  正文

我不是药神,我是保险代理人,买保险做自己的守护神!

“我不想死,我想活,行吗?”

这是《我不是药神》里,一位身患白血病数年的老人握着刑警的手说出的台词。片中的老人吃了3年瑞士诺华制药产的正版白血病药物“格列宁”,“吃掉”一套房子,后来靠着价格更便宜的印度仿制药续命。

这部电影一经上映,便口碑炸裂,引起最多讨论的,恰恰是本片是根据真实故事所改编。而这部电影的原型,就是2014年的陆勇案。

在电影中,陆勇变成了程勇,格列卫变成了格列宁。不变的,是这部电影进退维谷的真实无力感,因为在这部电影中,没有人做错了事。

病人没有做错事,在穷苦,困顿,疾病,卑微面前,生的渴望是如此正确;

警方没有做错事,市场秩序和药品安全问题下,追查违禁药是警方的责任;

药企没有做错事,如果没有新药知识产权的保护,没有药企愿意投入精力研发新药。

没有人做错事,只是疾病面前“我不想死,我想活”的愿望却还是很难实现。

在影片中,假药贩子劝程勇:“这世界上只有一种病,就是穷病,你救不过来的”

这句话绝不是剧情所需的夸张。有病没有药是天灾,有药买不起是人祸。

电影的后半段的审核中,删去了吕受益自杀的镜头,击垮这个高大、热情的汉子的,不是疾病,而是妻儿安静沉睡的画面。为了家人不被自己拖累,他决绝地做出了选择。他不是病死的,而是穷死的

吕受益失败了,但有愣头愣脑的黄毛小伙,安静的六七岁小姑娘,穿着体面古板善良的老牧师,还有那么多除了戴着口罩看起来与你我无异的可爱普通人,都在和病斗,和钱斗,和命斗。电影让我们看到疾病是怎样榨干一个小康家庭的积蓄;让每一个人都感受到有钱看病、没钱治病的绝望;让每一个人都看到了社会对于更有保障生活的希望。

疾病面前,人人平等。医生,可以用医术来救治病人;但保险则是用金钱争取到更多生存的机会。因为很多时候,命,就是钱

正如电影中老人对刑警说的:“谁家里还没个病人。你就能保证一辈子不生病?”

根据国家癌症中心发布的中国最新癌症数据,根据全国347家癌症登记点的数据显示:每天约有1万人确诊癌症。其它重疾更不胜枚举。

人生在世,谁都躲不过的是疾病和死亡。

疾病面前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怎么用自己可承受范围的费用转移这个一旦发生自己将无法承担的风险,而保险恰恰能在这个问题上有所作为。

通过保险的“杠杆作用”,获得足额地保障,假如风险来临,不会被巨额的医疗费用压垮,托起整个下半生的幸福。毕竟在重大疾病面前,耗费的绝不只是看病的钱,还有康复的费用,护理的费用以及家庭收入的损失费用。而这些费用,没有多少家庭能够完全承担的起。 

保险不是药神,也不能让人远离疾病。保险是在疾病或者风险来临时,一份可以让自己和家庭能够从容面对的保障。求助药神之前,别忘了买份保险做自己的守护神。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96demo.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