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险  >  正文

从《我不是药神》谈医药、抗癌和保险

做过一次菩萨    

就不能再做人    

《我不是药神》还没上映就火了

为此我这个圈外人

专门去查了什么叫点映

点映:

说白了

就叫 抢先看  : )

片子的英文名字很有意思

Dying to survive

译为垂死的挣扎

标记是喜剧

是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

故事的主角只是把陆勇改了个姓氏

换成程勇

展开叙述

而陆勇的整个事件曾在当时引起轩然大波

真实故事陆勇:

一位名叫陆勇的慢粒白血病患者,在高药价的逼迫下,走上了海外代购国外仿制药的道路,他也通过网购的信用卡为很多病友代购了这种药物,被称为抗癌药“代购第一人”。也正因为代购仿制药,他被湖南省沅江市检察院以涉嫌“妨碍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提起公诉。

消息爆出,几百名名白血病患者曾联名写信,请求对陆勇免予刑事处罚……1月30日,陆勇代理律师说,检察机关撤回了对陆勇的起诉,法院也对“撤回起诉”做出裁定。来源:财经网2015 02-23

和真实的陆勇不同

电影中的程勇本身并不是患者

他没有想过要救人救世

他的初心只是想多赚点代购钱

妻子的离去、父亲的手术、儿子的球鞋、店铺的房租

他需要钱来抵抗生存的压力

他最关心的就是那高达十几倍的利润

所以一开始

他对病人很 冷 淡

要求一定要摘下口罩才能跟他谈

 

如果说喜剧是把悲剧撕

给你看

那么悲剧就是把喜剧摧毁

给你看

前面越欢笑

后面就越悲凉

 

当程勇开始面对真正的生活

看到了繁荣生意背后的真相

理解了患者们的欣喜若狂

接受了那么多人对他感激涕零的锦旗

刑法在等着他

警察也在等着他

 

吕受益的死

让他开始转变

 

他开始召集患者

甚至愿意把2000元的药亏本卖出去

他试图以一己之力成为救赎世人的药神

可这种方式并不长久

药货总是有限的

他的资金也是有限的

他可以救助一百人、两百人

但是可以救助十几万人吗

(慢粒白血病患者总量)

 

最终他还是被抓了

那一刻

他很淡定

他应该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了

可他看到能救命的药撒了一地时

他的脸色开始急剧变化

他不担心自己

他只知道这些药可以让更多的人活下去

这一刻

他是最近于药神的——人

 

影片曲径分明、悲喜参半

充分诠释了

终有人性

 

但让这个故事饱受关注的

除了主人公程勇

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线索

那就是

出现在片名中

被标记为天价的

格列卫Glivec 前称伊马替尼Imatinib

什么是格列卫?

它值多少钱?

格列卫:用于治疗费城染色体阳性的慢性髓性白血病的慢性期、加速期或急变期的一种靶向抗癌药。

1990年时,瑞士的一家医药公司开发出了一种专门针对慢粒白血病的药伊马替尼,这家公司在1996年兼并了另一家公司,组成了后来的瑞士制药巨头诺华制药,电影中的那家。而伊马替尼在商品化后,有了一个新的商用名——格列卫。

为了研制开发新的药物,诺华公司十多年的时间投入了836亿美元,花费巨额人力,最终可以保证研发成功的药物只有21种,而能够大卖的只有格列卫等几款。

通俗点来讲,研发这种新药的过程,基本上就和大乐透中头奖的概率一样,而格列卫更是一张花费了200万,却抽中了100万头奖的大乐透奖券。

所以风险与利益并存,如此大的研发难度和耗时,使得格列卫成为天价。

慢粒白血病患者吃药

需要花多少钱?

生命虽无价,但科学的结晶有价。

所以为了收回成本、并赚取高额利益回报,医药企业也沦为商人。

标记每盒格列卫售价约为23500元,大约为一位患者一个月的用量。

而这样的服药标准,需要长期持续以延长生命。

由于价格昂贵

经慈善机构和药企协会协商,患者可以向诺华公司申请买3送9服务,也就是实际付费约72000元即可得到一年的药量。即便如此,这样的单项药费开支,国内仍有很多人吃不起。

这就戳到了中国人生存的痛点

吃不起药,就只能等死。

为了有尊严的活下去

走上了印度代购仿制药之路

印度是一个神奇的国家,印度的相关领导在这方面有相当的前瞻性,所以印度的仿制药【印度格列卫】合理的利用了规则以后,可以在市场上光明正大的销售并使用。

悄悄的说,仿制药的始作俑者不是印度,而是美国。1984年,美国通过哈茨·沃克曼法案,同意其他非专利厂商,可以在原专利厂商药品专利到期,且原厂不愿继续开发其后续制药后,只要非专利厂商证明自己的药和原药化合物相同,药效一致,就可以生产。

这样免去了新药的研发流程和申请专利的时间,从前的专利药价格大幅下降,专利药就变成了仿制药。

而印度,则是哈茨·沃克曼法案的最大受益者。

程勇是个聪明人

在求生欲极强的患者提醒下

心生一幕铤而走险,倒卖“假药”

什么是假药?

凡是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第四十八条规定的产品属于假药。

根据我国的《药品管理法》第31条规定,生产新药或者已有国家标准的药品经国务院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发给药品的国药准字(没有实施批文号管理的中药材和中药饮片除外),只有使用这样的批准文号才是正规的药品。

简言之

药监局禁止使用的,就是假药,例如印度格列卫。

影片中有个场景非常动情,公安局里,有位老太太站起来说对警察说:

领导,我求求你,别再查了行不行。这药假不假,我们这些吃的人还不知道吗?

我吃了三年的药,吃掉了房子,吃垮了家人,我不想死,我想活着,警察领导,谁家还没个病人呢?你就确定你这辈子不得病?

法与情的交错,让这一幕的裁决难以割舍。

说到底,他们不是在保药贩子,而是在保命,大家只是想有尊严的活下去。如果都吃的起格列卫,谁又会选印度的仿制药呢?

还记得年初的那篇《流感下的北京中年》吗?

哪怕是一个富裕的中产家庭,也可能在几个月的时间里,因病致贫,惶惶而无力。

为了让患者吃得起药

我国医保怎么做的?

2017年7月19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公布了2017版国家医保目录,将肺癌靶向药物厄洛替尼、贝伐珠单抗等36个药品纳入参保目录。

2018年,中国对进口抗癌药实施零关税政策,同时有19个省市相继将瑞士“格列卫”纳入医保名单中。

减去社保报销部分,自费部分的格列卫价格已经与印度低价仿制药接近。

盛世之下

我们该怎么做?

影片中

有一句话发人深省

一个药贩子劝程勇

“这世界上只有一种病,你救不过来的,就是穷病”

穷者恒穷,穷在无知且短视。

即便药物再便宜,降低到每月5000乃至每月500,相信还是有很多人吃不起

在中国庞大的13亿人口数量下,可以做到提前为自己准备商业医疗和重大疾病保险的人,少之又少,不到总人口数量的20%。

刨除生活贫困的人口,从工薪阶层开始往上的富裕阶层,商业保险密度数据为人均0.7张保单。更有甚者在提及重疾保险的时候,会问一句话,得了这上面所列的疾病,是不是已经快死了?那这份保险还有什么用?

慢粒白血病,是一种影响血液和骨髓的恶性肿瘤,存活率在服药的情况下为80-90%。

以上内容阐述的

是一个因病致贫的故事

后来大量的事实发现,有太多的重疾在确诊的时候,你却还死不了

气不气人?

伤不伤心?

如果治疗,会拖累家人影响生活,甚至不足生存

那该怎么办?

还要不要继续?

 

人到中年之前

记得给自己买一份重疾险和医疗保险

尽量化不可视风险为可控预算

不要因为自己一场病

让自己和家人倾家荡产

 

如果真到了花几百万

保险也覆盖不了的疾病

还是尽量找地方让自己安静的死去

别为自己活着

折腾了别人

真不值得

后记

电影是非常值得推荐的

虽然生活里还有许多其他潜在的医疗问题

医疗资源不足、医患关系紧张、专业人才缺乏等等

但随着电影的热映

用程勇的话讲 

今后都会越来越好吧。

联系我们|96demo.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